r1oza精彩都市言情 柯學驗屍官-第371章 血光之災展示-2vwrl

Home / 其他小說 / r1oza精彩都市言情 柯學驗屍官-第371章 血光之災展示-2vwrl

柯學驗屍官
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
林新一毅然决然地站起身来,准备从根本上解决空调温度过低的困扰。
灰原哀一阵沉默。
她倒是没有因此恼火,因为…对于男朋友的这种反应,她已经有些习惯了。
早该想到的,林新一会做出这样的举动。
果然不能指望这种笨蛋主动…
“等等。”灰原哀淡淡地喊住了男朋友。
“嗯?”林新一停下脚步,回头看向女友。
“冷。”
灰原哀直截了当地吐出这么一个惹人怜惜的字眼。
只见她的身子正在微微颤栗中进一步蜷缩:
先是瑟瑟发抖地摸着自己的胳膊,紧接着索性脱了那双碍事的露趾凉鞋,把本来就够不着地面的一双小短腿缩回到座位上面。
空调的冷风还在呼呼地吹,而灰原小小姐就在这阴凉的空气里,可怜兮兮地抱着自己裸露在外的小腿,把下巴紧紧地埋进双膝之间。
就像是一株玲珑可爱的含羞草,蜷缩成了小小的一团。
虽然只是在吹冷空调,但看着现在的灰原小小姐,总会让人想到卖火柴的小女孩。
她仿佛是已经冷得受不了,一刻都等不及,现在就需要有人为她张开怀抱,送温暖上门。
一旁的光彦小朋友很想毛遂自荐。
龍心世間行 蓮花自在
但他别说行动,就连脑海里的画面都没来得及成形…
就迎面撞到了灰原同学那在培养皿里看到杂菌污染一样的冷冽目光,彻底击碎了心中幻想。
拽拽校花丶冷酷校草 夏若沈
灰原哀毫不掩饰要赶他这个电灯泡离开的意思。
同时又哧哧地吸着有些堵塞的小鼻子,几乎是明示着对林新一说道:
“这放映厅空间那么大,就算调高空调温度,一时半会也暖不起来。”
“而我…现在就觉得冷。”
“这…”林新一微微一愣,顿时有些自责:“抱歉,我都没为你考虑到这点。”
他一脸心疼地凑了回来,带着一身阳刚温暖的热辐射,在灰原哀身前缓缓地俯下身子,离她越来越近。
“总算开窍了…”灰原哀心很累。
她准备迎接男友温暖的怀抱——
结果却等到了一阵迎面扑来的暖风。
灰原哀还没反应过来,身上就披上了一件带着余温的大号西装外套。
“你先穿着我的外套,这样就不冷了。”
林新一就像是小学作文里,偷偷给孩子盖被子的老父亲。
他小心地把那蜷缩着的小小一团全都藏进那件大号西装外套,还细致耐心地为她掖好了“被角”,免得让她的肩膀和脚丫露在外面挨冻。
〖塵起鄴城 塵落長安〗塵落長安
“就这样吧。”
林新一满意地拍了拍自己亲手裹出来的“大粽子”:
“我去让人把温度调高。”
“你坐在这里不要动,把衣服盖好。”
说着,他便站起身来,头也不回地离去了。
灰原哀:“……”
“算了…”
感受着那件外套上的缕缕暖意,灰原哀无奈地叹了口气:
“这样也不错。”
买一送一:嫁给亿万首席
她舒服地躺了下去,等着林新一回来。
“灰原同学。”光彦小朋友扭扭捏捏地站在那儿,紧张地攥着自己的外套扣子。
他似乎是想模仿林新一的操作,也给灰原小小姐送去点温暖。
“走开。”
灰原哀眼皮都不抬一下:
“与其在这里纠缠,不如去找步美。”
“这种烂俗的招数,也只能用来对付小学生了。”
“唉…”光彦脸色涨红,似是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的博爱:“什么步美…我对她…没有…”
而灰原哀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:
“再不去的话,可是会被柯南抢先的哦。”
“…….”光彦小朋友一阵沉默。
魔云志
他默默地转过身去,脱下外套:“步美,你、你冷吗?”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林新一走到放映厅外,准备找工作人员说说空调的事。
而他才出来没多久,没走几步,就迎面撞上了不知何时也从放映厅里出来的张田先生,还有被几个员工簇拥着的影院老板村松老头。
請君入甕:皇上快躺好
他们两个正在激烈地争吵着。
“不卖了…什么叫不卖了?!”
张田先生的脸颊全然在激动中扭曲变形:
“说好要卖影院给我的…怎么在这种时候变卦?”
“抱歉。”村松老板带着些许歉意,不卑不亢地回答道:
“我改变了主意,准备把这家影院重新装修,再继续经营下去。”
“什么?继续经营下去?!”
“你疯了吗!”张田先生的表情无比狰狞:“这种设施落后的破小影院,要重新装修经营,得再砸进去多少钱,村松老板你想过吗?”
“我想过。”
村松老板的态度仍旧坚定:
“到我这个年纪,钱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“我要把影院开下去,只是为了能和大家在一起继续工作下去。”
“你?!”张田先生快被气疯了:
当老板的不想着如何让资本增值,竟然真跟员工谈起了感情?
他愤怒得想要骂人。
但之前嚣张无比,甚至明目张胆找流氓砸场子的反派张田先生,这时一阵怒火中烧,却反而变得弱势:
奇妙旅行之白羽魂
“村松老板,你不要这么冲动啊…”
“这影院在你手里完完全全就是个负资产,你留着它可亏大了!”
“之前是我错了,是我不对…我不该这么恶劣地跟您压价的。”
“这样吧,我不压价了。影院就按我们一开始谈的价收购,怎么样?”
张田政次这样细声细气地求着村松老板,全然没了之前的痞气匪气。
甚至,看到一个中年人这样无奈地哀声乞求,反倒让人觉得他有些可怜。
这是什么情况?
林新一不解,村松老板和员工们也都不解:
之前如同混世魔王一般的霸道地产商,这时怎么弱气成了这样?
在大家那疑惑不解的目光中,张田政次自己讲出了答案。
他见到自己无论怎么威逼利诱都无法再说动村松老板出售影院,绝望之下,竟是干脆卖起了惨:
“对不起…之前都是我错了!”
“我也是没办法…我真的被逼到绝路上了。”
“现在那些放高利贷的天天砸我家的门,威胁我妻子女儿,逼我拿钱还债。”
“我一定要做成这单收购案,才能赚出钱来,暂时应付那些放债的吸血鬼啊!”
张田政次痛苦无奈地向村松老板哀求着:
原来,他的境遇的确很惨。
甚至比这家入不敷出的老电影院还惨。
电影院再惨也只是不赚钱,而张田政次却是欠了一大笔债,差点没被逼着上天台。
至于他这个地产商怎么能混得这么惨…
想想前几年泡沫经济破裂的时候,曰本房价暴跌70%的恢弘场面,大致就能想象到了。
而那时泡沫发展繁荣的时候,大街小巷都贴满了贷款广告,鼓吹提前消费、融资贷款、玩命上杠杆。
张田政次也是信了那些吸血鬼的邪,贪心不足蛇吞象,借了一大笔钱炒房炒地皮。
结果…
“我现在都要被逼得家破人亡了!”
“村松老板,你可怜可怜我…”
“把影院卖给我吧…我现在要是再赚不到钱,那些家伙就得要我老婆孩子的命了!”
张田政次彻底露出了原形。
一个嚣张的流氓地产商,原来也只是一只走上绝路的可怜虫。
村松老板被说得表情微变,似乎是有些心软。
但那些影院员工却是对此嗤之以鼻:
“够了!你这混蛋之前请流氓地痞过来捣乱,现在还有脸装可怜?”
“原来算准了老板要卖影院,就嚣张得鼻孔朝天,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来打压价格。”
“现在知道老板不想卖了,才知道低声下气、博取同情——不觉得有点晚了吗?”
“老板,你可千万不要心软!”
“我….”
张田政次一阵失魂落魄:
他很想说,自己原来其实也不是什么流氓坏蛋。
如果不是那些放高利贷的快要把他榨干了,他也不会为了多赚钱还债,把吃相弄得那么难看,甚至用出这种下三滥的流氓手段。
但不管原因如何,他现在都是一个坏人。
他的确做了那种人憎狗嫌的坏事,下作得让人恶心。
先伤害了别人,现在又乞求对方可怜,这显然是相当可笑的。
“抱歉。”
村松老板果然选择了拒绝。
他虽然年纪大了容易多愁善感,但毕竟不是什么圣母:
“这影院我不会卖的。”
“至于张田先生…你以后也没必要再来了。”
说着,村松老板扭头而去,只留张田先生失魂落魄地站了那里。
而在撇下对方之前,他还是特意停下脚步,回头对张田先生说了一句:
“如果你想看电影的话,今天就留在这看吧。”
“吃的喝的可以去前台拿…想休息,员工休息室也有沙发有床。”
“如果这些能让你轻松一点的话,就请不要客气。”
“这年头,大家都不容易。”
村松老板深深一叹,还是转身走了。
张田先生被绝望地抛在了原地。
“妈的!”
他无能狂怒,一拳砸在了旁边的墙壁上。
墙没事,只是护甲-1。
反倒是他自己,指头磨出了血。
“呵…血光之灾。”
张田政次红着眼睛看向一旁的林新一。
他像是咒骂,又像是自嘲,用疯狂的嘶吼发泄心中绝望:
“小鬼,你算得可真准!”
“够了!”
林新一没兴趣对这个自作自受的中年混混施以同情。
他冷冷地瞥了对方一眼,就也像其他人一样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:
“至少你现在还活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