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2p07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-第242章  溫柔的要命閲讀-7ammu

Home / 言情小說 / r2p07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-第242章  溫柔的要命閲讀-7ammu

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
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
驿站。
沈议绝和宁晚舟的队伍还没有回来。
南宝衣哄着祖母入睡后,回到自己屋,小堂姐和寒烟凉带着余味她们在外屋攒了个牌局,一边打牌一边等心上人回来。
她不喜欢玩牌,稍作洗漱就进了里屋。
对着铜镜卸下珠钗,正要拿面脂敷面,却见妆奁上摆着一只熟悉的蟠龙小金冠。
她怔了怔,拿起端详。
这是阿弱的发冠……
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注意到妆奁那里还压着一封信,她连忙拆开。
信上内容十分简短,要求她独自一人按照信纸上所绘制的地图,前往这太白山下的一座小宅院,若是敢告诉其他人,阿弱性命就会不保。
南宝衣紧紧捏住信纸,唤了荷叶进来:“我去洗漱的时候,可有人进来过?”
荷叶不知所措:“奴婢在外屋烤火,没瞧见有人进来呀。您这么慌张,可是出了什么事?”
交流好书,关注vx公众号.【书友大本营】。现在关注,可领现金红包!
南宝衣脸色略有些白。
她摇摇头:“无,无事……”
打发走荷叶,她推开老木窗。
窗外悬挂着一盏孤灯,灯火映照出漫天落雪,一望无垠的雪地上,赫然残留着一排远去的脚印,往驿站外面延伸而去。
她的脸色更加苍白。
大雪封死了来路和去路。
可是驿站附近却有别的势力存在。
他们知道她会被困在这里,他们甚至还挟持了阿弱……
怎么看,都像是一场预谋已久的阴谋。
少女慢慢抬起漆黑的丹凤眼,才不过沉吟了半刻钟,就果断地拿了主意。
对方没有伤害阿弱,反而点名要她去,可见他们并非是冲着阿弱,而是冲着她南宝衣来的。
她必须去。
外屋传来小堂姐她们玩牌的嘈杂声。
驿站里的其他人,也都是二哥哥的心腹。
她笃定这里没有对方势力的渗透,于是拿了笔墨纸砚,放心大胆地给小堂姐她们留下一封说明情况的书信,又照葫芦画瓢地绘制了那幅小地图。
她知道以小堂姐的脾气,是万万不可能允许她独自去救阿弱的,于是做完这一切,她穿上厚厚的袄子和狐裘,提上一盏气风灯,利落地翻出窗户,借着夜色和大雪的掩护,悄悄往驿站外面跑。
紫疾雷
小堂姐她们,大约会在半个时辰以内发现她失踪,之后,寒老板会立刻带人去追她。
她有半个时辰的时间,与对方周旋。
迎面而来的风雪呼啸刺骨。
南宝衣孤零零跋涉在雪地里,明明天寒地冻四野无人,却不知怎的,她心里一点儿也不害怕。
不知走了多久……
直到双脚被冻得失去知觉,南宝衣终于看见了太白山脚下的那一点暖黄灯火。
……
“这便是你父亲和你母亲的经历。”
长夜无事,霍启干脆给阿弱讲起了萧宁和温彤的故事。
他讲完,给阿弱倒了一杯热酪浆。
小家伙捧着酪浆,早已听得泪眼朦胧,正抽泣得厉害。
他不知道他的亲爹爹死的那么悲壮无奈,也不知道他的亲阿娘曾那么努力地保护他……
霍启垂下眼睫,面容深沉几分:“如果说萧氏皇族里,有谁是个善人,大约便是你的生身父亲了吧。”
当年火族数千人葬身塞外,侥幸活着回到长城里面的不过寥寥数十人。
那时,所有人都想杀了他们。
是先皇太子萧宁,请旨保下的他们,还允许他们进入关内,仍旧给予他们良民的身份。
他评价道:“比起先皇太子萧宁,萧道衍太过残忍,他不堪为帝。”
阿弱抬袖擦了擦泪水。
他并不觉得父皇残忍。
为了保护别人而养成的杀伐决断和机关算尽,那并不是残忍,那是另类的温柔。
就像国子监花园里,那些保护花朵的荆棘。
心腹侍卫匆匆进来,恭声道:“少主,她来了!哨卫检查过附近,没有其他人跟来。”
霍启笑了笑:“计划,可以开始了。”
南宝衣见到霍启,狠狠吃了一惊。
她万万没想到,绑架阿弱的竟然是国子监的先生!
她回过神,原本打算跟霍启周旋一二拖延时间,可霍启竟也不是个笨的,直接叫人绑缚了她的双手,把她和阿弱塞进车辇,径直往太白山上而去。
大雪漫天,山道陡峭。
南宝衣和阿弱坐在一块儿,她借着车外绵延不绝的火把,瞧见阿弱好好的,并没有受到伤害。
她松了口气:“你这夫子,疯了是不是?好好的干嘛绑架你?”
阿弱小大人似的,稚声道:“说来话长……不过阿娘也忒笨了,明知道这里有危险,却还要孤身前来,多叫人操心呀!”
南宝衣好笑:“我以为对方是冲着我来的,不想连累你而已。你以为后娘是那么好当的呀?”
阿弱如今已经知道,她不是他的阿娘。
明明可以不用来,她却还是来了。
他解开自己的小斗篷,体贴地盖在南宝衣的膝上:“都是一家人,什么后娘不后娘的,这么见外做什么?山上冷,阿娘捂着斗篷就不冷了。我还小,斗篷没有父皇的斗篷大,等我再长大一些就好啦!”
小家伙温柔的要命。
为女儿家披上斗篷的行为,大约是从二哥哥那里学来的。
南宝衣有点感动。
两人说着话,天色熹微,大雪将停,只偶尔飘落零星雪花。
队伍终于来到了积雪皑皑的山巅。
霍启环顾左右,唤道:“人呢?”
冥婚夜嫁:鬼夫王爷,别过来
他提前在这里埋伏了一支死士队伍,按照计划,陷阱什么的也该做好了,可是触目所及都是积雪,他的人竟然不见半个踪影!
心底莫名生出几分不安。
他厉声道:“来人!”
高山寂静,他的死士没有回答他。
一阵寒风呼啸而过,卷起了簌簌积雪。
等到寒风停下雪霰散去,一道修长挺拔的人影出现在霍启眼中。
萧弈革带军靴,穿玄色窄袖劲装,漫不经心地转着九尺陌刀:“霍夫子,是在喊你脚下的人吗?”
“二哥哥!”
“父皇!”
南宝衣和阿弱惊讶地喊出了声。
霍启的脸色瞬间僵硬。
这个时辰……
萧道衍这个时辰应该还在赶来的路上,他怎么会出现在山巅?!
他不敢置信地盯向自己脚下。
这才发现,他精心培养的死士,全部被白雪覆盖,死在了他的脚下。

么么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