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14fo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 線上看-第一百四十章 混亂的狐狸展示-dq3rt

Home / 仙俠小說 / l14fo都市言情 這是我的星球 線上看-第一百四十章 混亂的狐狸展示-dq3rt

這是我的星球
小說推薦這是我的星球
商照夜傻了眼。
“先王血裔”当然只不过是对外公开的说法,毕竟需要神裔们搜寻。这个可不能随便宣扬就是先王本体,万一被有心人找出来弄死就完蛋了——虽然那时候商照夜不知道火冥那两个是奸细,她更质疑防备的其实是魂渊,魂渊可是魔道。
所以说成是狐王有遗孤在大夏,仅仅是后裔的话,倒未必会引起有心人的重视。
毕竟除了少数死忠之外,其他神裔认狐王是因为认她的雄才伟略、尤其是无相巅峰的实力,又不是认血脉的。你找一百个亲生儿子来,魂渊火冥他们也是嗤之以鼻,你最多只能聚拢狐族以及一小撮死忠,多半还不如商照夜本人的影响力大呢。
连狼牙这么死忠的,发现那货“脑子坏了”,也没打算效忠啊对吧。
所以这就是个为了保护狐王身躯的说法而已,连自己都没忽悠过去。
结果把父神给忽悠过去了?
不是,父神反过来用这套忽悠我?
商照夜看看殷筱如,殷筱如盘腿坐在床上,睁着大眼睛也正在看她。
好像在说“我听sindy的,可能你真的是我妈。”
商照夜很想说,我不是你妈,你妈在我魂海里温养,现在都没彻底醒……
等等,不对,那也不是你妈……
商照夜两眼渐渐圈圈。
夏归玄说得相当诚恳:“你想啊,世上有很多生物是单体繁殖的你应该知道,这个生物生了孩子后,也是自己的纯种血脉,也是孩子自我诞生意识,孩子自己也是被动的,她可没有出不出生的决定权……和狐王这个情况有什么区别吗?只要放弃想用这个躯体的想法,这不就是妥妥的自己孩子么?”
商照夜都快结巴了:“我、我得问先王自己的意思,我不能替她做这种判定……”
殷筱如忍不住道:“我妈……哦,狐王,她还没醒的吗?没醒怎么替换我啊?”
黑道第壹夫人 梵花覓
“她那本来就是残魂,不是完整的神魂。本来是要等你想起记忆之后,自然牵引残魂觉醒,那个时候你们二者相融就会成为完整的魂魄。”夏归玄替她解释:“她也希望你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成长,还透支最后的力量给你加持了大气运术,所以你曾经不是也说了么,你感觉父母没死……”
殷筱如眨巴着眼睛,越发觉得这最后几句话说得像妈妈了……
商照夜忍不住道:“这个大气运术好像适得其反,惹来的气运太过分了……”
夏归玄哑然失笑:“这便是意外,别说她了,便是我自以为能算尽将来,也可能因为一些意外导致不可测的变故。所以我很不喜欢卜算,便是成功一万次,也可能有一次发生意外,这一次的意外往往致命。”
“不是,sindy你能不能先别装了。”殷筱如跳下床,跑到阳台去拉他的袖子:“如果按照她是我妈来算的话,我压制觉醒,岂不是也等于我妈没救了?怎么办啊怎么办啊?”
夏归玄歪着脑袋看了她半晌,神色古怪:“一,她想杀你;二,她可未必认你是女儿,你这个女儿的戏入得是不是太快了点?”
商照夜点头。
“可是……我的生命确实是她给予的,无论我自己有没有决定权……当她是妈妈,这因果才算成圆,否则我真的算是鸠占鹊巢了吗?”
夏归玄定定地看着她:“死狐狸,你在给我找难题……也在给你自己找麻烦。”
殷筱如小心地试探道:“莫非是嫌弃给你找了个丈母娘?”
夏归玄板着脸道:“第一,目前的情况下,你们的神魂是共鸣的,你这里强烈一点的感受,都会被动反馈到对方那里,她现在等于在做清醒梦。我必须先把这种关联切断,而这种切断如果太过暴力的话,是会同时对你们二者产生损害的,等于直接把一个连体娃娃撕成两半一样。我得另外寻求宝物的辅助,找一个相对温和的办法慢慢来。”
殷筱如听得都头大,小心道:“只是第一?”
“第二,如果切断了你们的关联,各自独立,也就意味着她的残魂无法弥补缺失,到时候觉醒出来的魂魄恐怕会有些问题,要么遗忘了什么,要么就是变成极端化的人格,必须设法用其他办法补全了此魂才能让她苏醒,不然可能会出来一个疯子。”
殷筱如:“……”
“第三,把她复苏之后,她的躯体去哪找?要我新造一个躯体是可以,但需求的材料非常麻烦,这就算了……如果要还原她的九尾天狐血脉那就肯定要依托相同精血为引,比如提取你的……那么问题来了,提取你的精血给她塑造躯体,那……她是你母亲,还是你女儿?”
“哈?”殷筱如的眼睛也开始成了圈圈。
商照夜已经麻了。
反正我就是一匹马,你们狐狸的事情我不知道。
“还有最关键的事情。”夏归玄淡淡道:“这整套操作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。如果你认为自己是狐王之女,那么在狐王真正回归之前,你……要不要承担应有的族群责任?”
商照夜神色忽然一动。
————
殷筱如怔怔地站在那里,抿着嘴唇不说话。
“当你担起应有的责任,无相祭司为你驱驰、广大族裔一呼百应、天狐之法精微玄极……那时候的你……还是不是殷筱如?”夏归玄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:“你以为我担忧的是你会被夺舍?我从来没想过会有那种进展,真正的变化,只在你自己。”
殷筱如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“这就是我一直在观察思考而无法替你决定的事情。”夏归玄拂袖欲走:“如今把话摊明白了讲,你们自己考虑清楚。”
“等、等一下,sindy……”殷筱如可怜巴巴地拉着他的袖子:“真就要这么麻烦的吗?”
畫人難 空森林
王牌佣兵在花都 韩虚空
“简单的也有,要么你没了,要么她没了——包括把她的残魂揉于你身,以你为主,那也是她没了。”
“我、我现在脑子很乱……”
“这个我肯定没法帮你选择。”
“能不能……给点其他角度的建议?比如说……嗯,帮我卜一卦?”殷筱如说着说着忽然脑子里亮起了小灯泡:“我以前也问过你对不对,帮别人卜卦可以的吧?”
夏归玄叹了口气:“你要算什么?”
“比如,我们母女将来的情况?会不会有一个好的趋势?”
夏归玄随手从戒指里摸出一把蓍草,就地一抛。
网游之双剑合璧 幻舞剑殇
天骄至尊 加减号
光芒微闪,八卦环绕。
重生之巅峰对决 阳光天使校园狂少
虚空之中慢慢显出卦辞:“玉阙新宫收羽翼,清潭旧梦舞飞绫。”
夏归玄:“???”
殷筱如挠头:“这什么意思?”
“呃我可能给错了条件。”夏归玄也挠头,因为这件事的观测与选择挺有意思的,在他的感受上始终与他的大道相关,于是卜算的时候下意识掺杂了道途指引在其中。结果出来一个四不像,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的破卦。
他额外卜了一把。
比,九五。
天痕猎人
象曰:显比之吉,位正中也。舍逆取顺,失前禽也。邑人不诫,上使中也。
万金嫡
最強系
感觉此卦和眼前的情况也没什么关系……是自己太久没卜卦了,生疏至此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