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427f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-第兩百四十一章 多了個情敵鑒賞-gyjgz

Home / 歷史小說 / r427f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-第兩百四十一章 多了個情敵鑒賞-gyjgz

張進的上進之路
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
下午一两点从广福寺离开,坐着马车从广福寺到进城,又从城门口到府衙,直到下午三点多,接近四点,王嫣和王夫人她们这才回到了府衙家里。
回到府衙,还没将行李从马车上搬下来呢,一下了马车,进了府门,王夫人就迫不及待地问家里的管家道:“老爷现在在家吗?”
管家躬着身子答道:“在呢!夫人,老爷正在书房和文信侯家的二公子说话呢!”
“哦?”王夫人忽的瞥了一眼身边的王嫣,笑着吩咐道,“你让人去告诉老爷,务必让文信侯家的二公子留下来吃晚饭,中午我不在家,招待不周,只能够晚饭好好准备以作赔罪了!”
那王嫣自是心里明白王夫人打的什么主意了,不由轻哼了一声,一脸不快。
华娱之黄金年代
快穿男神壹網打盡
那管家看了看王夫人,又看了看王嫣,终究还是顺着王夫人说道:“是,夫人!我看那文信侯家的二公子确实是风度翩翩,俊朗不凡了,上午来家里拜访,老爷带着他去了金陵书院了,下午回来,又直接带着他去了书房,看样子老爷很是喜欢这位文信侯家的二公子了,二人一天下来说说笑笑,相处的很是不错!”
別了相思只剩相思 小生得閑
闻言,王夫人不由露出了笑容,笑道:“哦?老爷也很是喜欢这文信侯家的二公子吗?老爷眼光从来不差,连他都喜欢,看来这位文信侯家的二公子确实不错了,等晚上晚饭的时候我也亲自看看,要是真不错啊,再问问他是否已是订了亲事。”
这话说的再明显不过了,而且她还有意地看了一眼王嫣,惹得王嫣再次不快的轻哼了一声,一脸不耐。
王嫣蹙眉道:“娘,我累了,先回房歇着了,这晚饭就让人送到我房里去吧,家里有男客,我身为女儿家,也不好露面见外客,就有劳爹和娘招待了!”
说完,她就带着丫鬟兰儿往后院闺房去了,不愿再多待在王夫人身边,听她说些有的没的,明示暗示了。
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王夫人皱了皱眉头,就是叹了一口气,道:“这丫头不知好赖,我这都是为了谁!”
然后,转头就是吩咐黄姑姑道:“去!去厨房让人开始准备晚饭吧,准备的丰盛一些,今天晚上要留客人在家里吃饭,好好招待,可不能怠慢了!”
黄姑姑也是知道这文信侯家的二公子是王夫人看中的小女婿人选,这是要准备着相看女婿,招待女婿呢,自然是要隆重一些的,不能够怠慢了。
玉女剑派男掌门
于是,她笑着应道:“是,夫人!我这就去厨房吩咐!”
无上神途
异脑人生 孟不空
然后,她转身就去厨房办事了,王夫人则是回了房间,洗漱了一番,又是换了一套见客的衣服,打扮了一番,准备晚上晚饭时见客人了。
禍國
而另一边,王嫣回到了闺房,就是十分气恼,自顾恼道:“这文信侯家的二公子,他不在京城好好待着,来金陵城干什么?来了金陵城也就算了,为何还要来家里拜访?真是无缘无故地冒出这么一个人来,让人不痛快!”
显然,对于还没见面的文信侯家的二公子,王嫣已是十分讨厌不喜了。
不过,兰儿闻言,这次却是迟疑道:“小姐,这听管家的意思,老爷也很是喜欢这文信侯家的二公子,这老爷既然都很喜欢,想来这位文信侯家的二公子应该差不了哪里去吧?要不我晚饭时去前面打探打探,看看这文信侯家的二公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!”
“哼!兰儿,你怎么也和我娘一样的说法了?就算我爹喜欢,我娘喜欢,这文信侯家的二公子再如何不错,我不喜欢,那又有什么用?”王嫣不以为然地道。
但蹙眉思索了一瞬,她又点头道:“嗯!不管如何,确实要先打听清楚这人,然后才能想办法如何应对了!等晚饭时,兰儿你借机去前面看看,帮我看看这文信侯家的二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,让我娘和大姐看中了,我爹也喜欢了!”
“知道了,小姐!”兰儿笑着应了,神情颇有些跃跃欲试,心里也十分好奇,想要探看探看这位突如其来的文信侯家的二公子到底是什么样了。
傍晚六点多的样子,这府衙的晚饭就准备好了,极为丰盛了,酒菜鱼肉满满的摆了一大桌子,红红绿绿的搭配,香味浓郁,又好看又好吃,可谓色香味俱全了。
此时,王知府和王夫人坐在上座,下面就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俊朗少年,这俊朗少年自是那文信侯家的二公子了,如果张进他们此时在这里,却是肯定能认得出来,这俊朗少年却正是那韩云了。
王知府正在和韩云说话,那坐在一边的王夫人则是不断地暗暗打量着这韩云,观察着韩云的一举一动了。
王知府笑道:“云哥儿,今日去了金陵书院,感受如何?可有信心一个月以后考进书院读书啊?”
韩云笑道:“王叔父,这金陵书院确实是越办越好了,想来当初家祖创办书院之时,可能都没想到百年之后金陵书院会有这么闻名天下的一天吧,如此受读书人推崇了!”
“至于考进书院读书,也不是我狂妄自大说大话了,王叔父,我觉得我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!”
他说的如此自信满满,尽显年轻人的朝气蓬勃,不由的王知府就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笑道:“你的学问是够了,可也不能掉以轻心!这金陵的读书人可不比京城,那也是卧虎藏龙了!”
“就比如,今日我们见到的那个石门县的张进吧,他去年考的童子试,还是我出的考题呢,啧啧!多少读书人被难住了,可人家就几乎不出错地全部答完了,这样的少年读书人却也是少见了!”
“这还只是一个张进了,这次听林老说已经有一千多人报名了,这一千多人中,又会有多少个张进,谁也不知道,你这样有信心是好事,但也不可太过大意了,要知道林老白日里说的话可真不是玩笑,你要是通不过考试啊,他可真不会留你在书院读书了,林老可真的一点情面都不讲的,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了,哈哈哈!”
这时,王夫人插话道:“嗨!这是什么道理?林老也真是的,这金陵书院本来就是当初开国文信侯办的,如今文信侯自家的子弟要进书院读书还要考试,通不过还不准进书院读书,未免也太过了一些!”
魔曲動槍神殤
王知府摇了摇头,轻笑道:“也不能这么说,金陵书院能够越办越好,正是因为有林老这样的人坚持规矩原则了,不然早就办不下去了,就算办下去了,也未必能有今日的兴盛了!林老这么做,也是为了书院的公平着想了!”
王夫人撇了撇嘴,不以为然,她打量着俊朗的韩云,越看越是满意,笑道:“云哥儿是文信侯家的子弟,读书天资也好,肯定是能够考进书院的,那么之后几年,云哥儿就打算留在金陵城读书了吗?”
韩云点头笑着应道:“嗯!我爹是这么安排的,让我来金陵书院读几年书考了乡试再回京城去!”
“那也好!这金陵城不比京城差,也是繁华形胜之地!”王夫人笑了笑,又忽的问道,“云哥儿今年多大了?家里可有给你订亲?”
慕慕若子
錦繡醫妃之庶女明媚
韩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:“回婶子的话,我今年虚岁十六了,还不曾订亲呢!前两年我家祖母去世,家里守孝,也就耽搁了这事情!”
“哦!原来如此!”王夫人点了点头,看着韩云,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,也不再多问什么,只招呼道,“来!吃菜!吃菜!这道糖醋鱼啊,可是金陵城本地的特色菜,味道不错,多吃点!”
“是,多谢婶子了!”韩云道谢道。
就如此,一顿晚饭过去,倒是宾主尽欢了,王夫人也是越看韩云越喜欢,越看越满意了,心里已是有了主意。
而此时,张进却还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地多了个情敌呢,这情敌还就是他认得的韩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