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l5rx好看的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笔趣-第191章 你簡直是個妖孽鑒賞-1hepf

Home / 現言小說 / ll5rx好看的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笔趣-第191章 你簡直是個妖孽鑒賞-1hepf

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
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
安诺呆站了很久,一口银牙几欲咬碎,拳头也握到发疼发麻。
豪门盛宠:首席男神不好惹
他颤抖着,努力稳住自己的心神。
还不是顾谨遇的对手,不能跟他硬刚!
这是乔珺雅跟他说的,很残忍,却很现实,一针见血。
他越是跟顾谨遇争,顾谨遇的好胜心就越强,许许就陷得更深。
那么,他更没有胜算。
一辈子还那么长,他还有时间!
“许许,你早点休息,我下回再跟你说。”微微抬高声音,安诺故作平静的喊道。
苏慕许想要回应,被顾谨遇一吻封唇,连话也不许她跟安诺说。
直到安诺走了,顾谨遇才放过她,惩罚性的掐了一下她的腰肢,大步走过去关了门。
“你简直是个妖精!”苏慕许喘着气,望着顾谨遇,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太能俘获她的心了!
她就喜欢这么霸道又撩人的男人!
强大而魅惑!
具有挑战性,又那么会宠人,简直是由内而外从上到下方方面面都长在了她的审美点和喜好之上!
上辈子怎么就那么眼瞎没发现这么好一个男人?
顾谨遇皱了皱眉,很不喜欢这个称呼,欺身而来,捏住了苏慕许的下巴,“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。”
苏慕许被迫仰头望着顾谨遇,身体也往后仰,被他单手环抱住,整个重心都依附在他一只手臂上。
好大的力量!
她吞咽口水,快速思考,攥着拳头,一个字一个字的说:“顾谨遇,你简直是个妖孽!”
“唔……”顾谨遇唇角微弯,挑了挑眉,显然比较满意这个标签。
他身为男人,怎么能是妖精。
轻吻她的嘴唇,他凑在她的耳边,声音压得极为低沉魅惑:“这就对了。你才是个妖精,磨人的小妖精。”
無極聖修 天白羽
苏慕许:“……”
妈呀!太苏了!
之前看三哥演的偶像剧,有个男配对女配说过这么一句台词,她听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,恶心坏了。
如今发生在自己身上,鸡皮疙瘩也掉了一地又一地,却不是恶心,而是……耳朵当场怀孕了!
如果不是生理期,她真想抓住他的领带,对他说一句:“男人!弄死我吧!”
“咳咳,咳咳咳……”苏慕许被自己如狼似虎的思想给呛住,咳嗽不止,登时满是暧昧的气氛一下子没了。
顾谨遇挺无奈的,不过这样也好,免去了他再被她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把持不住。
有的人,什么都不用说,什么也不用做,只一个眼神,便能让他疯狂。
狼少枭宠呆萌妻 果而
而那个人是她,只有她。
将她拉了起来,他轻抚着她的背,清了清嗓子:“去洗澡吧。”
苏慕许:“真洗啊?”
顾谨遇眼尾微微上挑,自有一股妖孽气息,霸气外露:“不然呢?”
苏慕许怂了,麻溜的去洗澡,里里外外的衣服全都脱掉。
黑斑蝶 焦泥
洗完之后,才想起没带干净衣服,只好打开门缝冲他喊:“那个,我忘了拿衣服,帮我拿一下。”
“你是真爱粉色啊。”顾谨遇捧着已经为她找好的全套衣物,递了过来。
苏慕许伸手抓过来,不想说话,立马关上门,生怕一说话都是不知羞耻的虎狼之词。
穿上内衣和睡衣出来,苏慕许发现床单和被罩都被换了,不禁按了按眉骨。
天使降临身边TF 楠浅浅
她爬上床,望着站在床边的他,问道:“也就是我穿的多,如果是夏天,穿的少,你是不是要亲自给我搓掉一层皮?”
“不会,我怎么舍得。”顾谨遇也按了按眉骨,压下了心里的话。
如果那样的话,我就亲自给你洗澡,搓很多粉泡泡,冲干净,香喷喷的,然后吻遍你全身,让你身上每一寸肌肤,都布满属于我的气息。
深吸一口气,顾谨遇说:“睡吧,我得走了,不然你爷爷来查房,我会没命的。”
他话音刚落,房门轻响,那三下就跟巨石砸在他心头似的,砸的他一震一震的。
快速左顾右盼,他琢磨着要不要躲到床底下去。
“许许,睡了吗?”许玥在门外轻问。
苏慕许顺手拿起手机,打开题库,“就准备睡了!刚问了谨遇哥哥几道题。”
顾谨遇看着怀里抱着的床品,正了正神色,很自然的走过去开了门,直接问道:“许阿姨,洗衣房在哪儿?”
许玥:“在……你怎么在这儿?”
顾谨遇心跳突突的,面上却很平静的扯谎:“许许问我几个难题,视频里讲了一遍她不懂,叫我当面讲的。”
苏慕许撒娇:“妈咪,您怎么还没睡呀?晚上陪我睡好不好?”
“不好!”门外等着的苏俊南发出抗议,然后对顾谨遇说:“顾总,你越来越堂而皇之了,当我是死的吗?”
特工皇妃太张狂
顾谨遇只觉得头皮发麻,双腿发软,差点当场跪下去。
他是胆大了些,直接入她闺房,还迟迟不舍得走。
这种事要是发生在他身上,他怕不是想当女儿房间的门,时时刻刻把好第一关。
“苏总,您叫我小顾就好。”顾谨遇点头哈腰,谦卑的真想跪到地上去。
以前是偷偷惦记他家姑娘,见面时还能谈笑风生,如今……亲也亲了,抱也抱了,证也领了,还盼着她高考结束就更进一步,再面对他,就觉得自己特别不是人,亏心的很。
苏俊南很生气,揪住顾谨遇的袖子将他拉了出来,“回你自己家去。”
顾谨遇抱着床单被罩,呆了两秒,就全都被苏俊南给抢走随手丢在了地上。
苏俊南的话还没说出来,苏慕许不顾许玥的劝阻,光着脚冲了过来:“爸爸,你是看不得我好吗?你想让我一辈子嫁不出去吗?”
苏俊南气恼的望着女儿,嘴唇颤了又颤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顾谨遇急忙劝道:“许许,别这样跟你爸爸说话,他也是疼你爱你怕你受伤害。这事是我错了,只顾得你的学习,忘了我们男女有别,共处一室不合适。下回再有解不开的难题,我们到客厅里学吧。”
“好吧,委屈你了,你先去一楼客房休息吧,这么晚了一个人回去不安全。”苏慕许顺势接腔做了主。
顾谨遇很机智的应了声就跑,很有眼力见的将地上的床单被罩都抱了起来,边跑边道:“你们聊着,我送去洗衣房。”
苏俊南又不傻,一眼看得出女儿是在护着顾谨遇,他就搞不明白了,被宠着长大的丫头,怎么能这么轻易的迷恋上一个男人。
她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?
且不说这些呼风唤雨的长辈们,便是她七个哥哥,哪个不比顾谨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