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52a0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線上看-第二百四十五章 郭聚峽展示-cv201

Home / 其他小說 / 752a0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線上看-第二百四十五章 郭聚峽展示-cv201

這個刺客有毛病
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
第二百四十五章郭聚峡
地处东南,应天府并无霜雪。
但是也有乌云垒顶北风飘荡之冬景,
放眼望去,多少也有些萧瑟。
阴约惊魂
况且之前经历了汪直倭寇之乱,此时的应天府不说是十室九空,但是也是一副荒凉败落的情景。
郭聚峡站在应天府城墙之外,看城内满目疮痍,不免沉重叹息。
他身着红袍,浓眉星目,身高八尺有余,身材健硕,站在北风之中,毅然如铁塔一般。
在他身后,穿着黑袍的郭通不解问道:“爹爹,你为什么要赴姓秦的之约?”
“你这可说错了。”郭聚峡摇头说道:“他自称为秦,但是却不姓秦。”
“况且……”
郭聚峡的话音未落,就听到城中传来嘈杂混乱之声,同时只见两匹毛色枣红的奔马自城中一路向外奔驰而来,马上坐着两个黑巾蒙面的大汉,身后鞍鞯上是鼓鼓囊囊的包裹,显然已经是满载而归。
郭通目光一缩:“爹爹,是贼人!”
他话音未落,身形已经上前,腾空而起,一掌已经向着马上二人推出,正是家传武学排山倒海掌。
其声势如风雷响动,郭通自幼习武,父亲又是江湖上位列顶尖高手的六扇门总捕头郭聚峡,郭聚峡教子颇严,郭通也从未懈怠,所以说这一掌挥出,竟然有几分英雄少侠之风气。
却不料那马上一人桀桀怪笑一声:“黄毛小儿,也敢在爷爷面前放肆?”
这样说着,他双脚一踏马镫,自下而上腾空而起,竟然是迎着郭通的掌风和他硬碰硬地对了一掌。
紫芒音帝 倚劍寒鑫
这不对则以,一对郭通顿时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倒飞了出去,而出手的蒙面汉子则瞬势重新落回奔马之上,正是不偏不倚,哈哈大笑:“小子,如果有命的话,回家再练二十年再和爷爷我过招吧。”
那贼人正嚣张之中,突然发觉胯下骏马扬蹄嘶鸣,但是却没有办法再前进一步,他用力踢了踢马腹,却丝毫没有动静,回头看时,却不由惊呆了。
他正见刚才那个纹丝不动的红袍汉子正静静立在两个人的马后,双手一左一右,各拽着两匹枣红马的马尾,明明是奔腾的骏马,此刻被拽住马尾,竟然是纹丝不得动弹。
陰陽鬼術 巫九
異域修神
蒙面贼人心中不由一惊——要知道,制止奔马原本不算太难,自己差不多就能够做到。
但是在奔马身后拽住马尾,却要承受马匹本身巨大的冲击力和惯性,况且力度之大,很容易撕裂马尾,更兼之马匹在奔跑之中,马尾距离马蹄近之又近,马匹尾巴被制,那自然是肯定扬蹄攻击。
总之种种不利因素之下,想依靠拽马尾来制止奔马,难度之大,简直超乎想象。
而身后这人双足轻并,全未分开,双臂伸长,各自捉着一只马尾,俨然是渊渟岳峙,轻松自如,脚下更是没有半点拖拽的拉痕,如同脚下生根一般,只是轻轻一拽,就让两匹奔马同时停止。
这份功夫已然是惊世骇俗。
他不由翻身下马,纳头便拜:“敢问阁下何人?”
而另一匹马上之人也是识货者,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没有,先前郭通上前阻拦,他们敢如同戏弄一般出手将郭通打翻,但是此时郭聚峡双手拽住马尾,顿时就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,双双下马跪拜,连出手试探的心思都不曾有过。
而在另一边,被打落如道旁的郭通一瘸一拐地爬了起来,所见正是两人在爹爹面前跪拜的场景,一时间不由怒从心头起,抽出腰间长剑,就要向着其中一人刺去。
“住手,通儿!”郭聚峡冷冷说道。
郭通一向畏父如鼠,哪怕说心中怒火冲天,手中长剑却丝毫刺不下去,他怒视着郭聚峡:“爹爹,这两人都是江洋大盗,野地里杀了都没人管的主,您管我作甚?”
“如果随手杀了,我等与那江湖人有何区别?侠以武犯禁,如果人人都得以掌他人生死,这天下岂不乱了套?”郭聚峡淡淡说道。
这样说着,他双手松开了马尾,不过失去了禁制,两匹骏马却没有立刻奔逃,而是双双口铺白沫,登时翻倒。
这自然是郭聚峡方才用上乘内功将马匹直接震晕的结果。
震晕了马匹,确定二人再无逃脱可能,郭聚峡才看向跪倒的二人:“在下郭聚峡。”
听闻此言,两人全身一震,不由抬眼望了望对方,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绝望。
“总捕头不在燕京呆着,怎么会来应天府办事?”
酷寶:踹了黑道爹地
——————
郭聚峡乃是江湖榜的天下前十,更是明面上的朝廷最强者,六扇门本身就是连接江湖与朝堂的桥梁,主管江湖上以武犯禁的案子,而郭聚峡身为六扇门总捕头,更是代表着六扇门的威严与权力,可以说是镇守京畿的一员大将,怎么会轻易离开燕京?
“赴约而来。”郭聚峡淡淡说道。
两个人同时想起来了那个江湖传言,不由纷纷暗呼苦也。
谁知道自己的运气这么背,好不容易捞一笔,却遇到了这样扎手的硬点子。
“好了,该说你们了,这是怎么回事?”郭聚峡踢了踢倒地马匹鞍鞯上的包裹,一脚踢破之后,里面正是一些金银器皿和散碎银两:“应天府怎么说也是东南重镇,朝廷留都,你们怎么敢在这里撒野,还没人管管?”
说到这里,郭聚峡顿了一顿,看向二人:“况且你们二人皆是身手不凡,想必在江湖中也算是一号人物,怎么屈尊降贵,去做这些下三滥的勾当?”
毕竟两个人的武功着实不低,像这样的人物,怎么也得讲一点江湖风范,哪有光天化日打家劫舍然后纵马出城的闹剧?
“总捕头,若是我照实说,您可不要生气。”先前出手那人低声说道,带着些许央求的语气:“江湖上的名号不说也罢,提了也是丢人现眼,你叫我俩张三李四就是。”
“今天能栽在您的手下,我俩自认倒霉,毕竟撞大运都撞不到您这样的人物。”
“可是就算说人在江湖,也不是什么铁打铜浇的人物,是谁都要穿衣吃饭,饮茶买酒的。”
“但是有了功夫,寻常那些莽夫的活计就不屑于去做,给别人走镖赚钱,被江湖同道知道了反而引人耻笑。”
“可又不是人人都有万贯家财凭着自己挥霍,总要有一点营生您说是不是?”
郭聚峡冷哼一声:“你的营生就是这个?”
妙手毒醫 藍雪心
他瞧了一眼地上的金银财私。
张三毫不羞愧,点了点头:“正是。”
“行走江湖,总得银两傍身,但是银两有出处没进项,就算是座金山也得坐吃山空。”
“所以只能赚一些快钱,三年不开张,开张吃三年,反正银子上又没写名字,过了这村,又有谁能认识我们哥俩?”
郭聚峡面露鄙夷,他当了六扇门总捕头那么多年,是见多了这些所谓的江湖豪侠是什么货色。
除非是家境殷实的巨富之家走出来的豪客,大多数所谓的行走江湖都是这样仗着一点武功就横行霸道的主,所谓什么行侠仗义,劫富济贫,不过是行自己的侠仗自己的义,劫别人的富济自己的贫。
相较之下,至少蜂巢还是办事拿钱打卡上班的正经地方。
这些无业的大侠才是社会动荡的源泉。
千億婚約:腹黑老公慢點撩
“你还没回答为什么又到应天府呢。”郭聚峡冷冷说道。
张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这原因您也是知道的,之前汪直在玄武湖上开了独尊会,随后大张旗鼓打入了应天府,原本独尊会就聚拢了大批的英雄好汉,想要跟着汪先生有那么一点作为,但是谁想到汪直眼看着高楼起,谁知道转眼间就楼垮了。”
“汪直一死,他的下属做鸟兽群散,一时间连两江总督胡北宗都没了下落,整个应天府中群龙无首,简直是一团乱麻。”
“我们这些被汪直用各种手段请过来的好汉们,怎么能入宝山而空手回?”
“况且应天府这百年来,就没有这种好日子,谁又能够挡得住诱惑?”
“老实讲,这些天在应天府这样劫掠的江湖豪侠远远不止我们哥俩,只是我们哥俩运气不好,被总捕头撞上了罢了。”
郭通在一旁听得是非常无语。
他自己年轻气盛,又整日习武,虽然说天资不够,武道不精,但是怎么说也是郭聚峡的儿子,大有人围在身边溜须拍马,自己也不由觉得自己就算比不上那些顶尖的少年英侠,但是至少说也算是江湖上的一个狠角色,所以这次听说父亲要到江南办事,就死缠烂打跟了过来。
他也想着鲜衣怒马行走江湖的快意人生,不过既然父亲不让,那么只能够退而求其次,跟着父亲在江湖上走一遭也算是过过瘾吧。
哪想到来到应天府,眼见着有大盗行凶,自己害怕父亲出手自己就什么都捡不着了,只能够匆忙上前阻拦,结果被人打得跟孙子一样,还是父亲一招就把对方惊得翻身下马纳头就拜,期间的差距哪里敢道里记。
而在旁边一听这两位大盗的发言,那更是气打不一处来。
是的,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,在不打家劫舍的时候,他们也算是江湖上的一号人物,毕竟武功在那里摆着,真不是什么假摆设。
但就是因为不是假摆设郭通才气。
敢情自己羡慕了那么久的江湖生活,就是有钱是寻欢作乐,游戏江湖,没钱时打家劫舍,中饱私囊?
一等狂妃:压倒腹黑殿下
这也太幻灭了吧。
郭通瞬间又想起了自己的前偶像华山商九歌。
商九歌之前下山,一路快意恩仇,通过六扇门的线报,郭通那是一路吃了好大的瓜。
但是逐渐品了品就感觉味不太对。
为什么商九歌那么高的武功,在进入洛城之前几乎大半时间都在荒野求生?
想想也对,商九歌是真的没钱,也赚不来钱。
棉花糖魔王殿下 艾可乐
可是即使没钱,也不能投身蜂巢吧——就算目前商九歌明面里还算是行走江湖,但是在六扇门总捕头级别的情报网络里面,商九歌和蜂巢关系过密这件事情,已经是高层众所周知的秘密了。
不过出于很多原因,暂时隐瞒罢了,因为与蜂巢有合作的成名人物是真的不在少数,多商九歌一个不多,少商九歌一个不少。
但是即使这样,也不能够如此不辨忠奸,身落污淖吧。
郭通一时间恨铁不成钢,于是商九歌也就变成了自己的前偶像。
不过此时在父亲身边听了张三的自辩申诉,他一瞬间又感觉——江湖,可能就是那么一回事。
而郭聚峡也不知道自己儿子此时巨大的心路历程,依旧冷冷望着张三:“所以说被我抓到就是倒霉叻?”
绝色元素师:邪王的小野妃
“可不是吗?”旁边的李四忍不住说道。
就好像课堂上大家都在说话,但是偏偏班主任抓了我的那种感觉。
郭聚峡摇了摇头:“所以说,如今的应天府没人管是吗?”
“如今连同胡总督在内的大官们,都在赶着打汪直余孽,暂时还没有人在意应天府的事情,我们也是趁着这个机会,打算捞一把就走。”张三低声解释道。
郭聚峡叹了口气:“好吧,没人管,那我就先管着。”
“什么?”还没等张三李四反应,郭通自己就惊呆了。
自己父亲来江南是为了管应天府的吗?
不是吧。
“有事情做就做,没事情做就滚蛋,这么简单的事情,要那么多婆婆妈妈做什么?”郭聚峡看着儿子,抬手扔出一块令牌:“你拿这个去找城里的六扇门分舵,让管事的来见我,我好好问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看着郭通拿着令牌匆忙离开,郭聚峡回身望向张三李四。
“总捕头有何贵干?”张三李四怯生生说道。
没有想到这六扇门总捕头竟然是如此雷厉风行又爱多管闲事的主。
“你们俩,把马扶起来,跟我进城。”郭聚峡说道:“先把财物归还失主再说。”
张三李四的脸一时间皱成了苦瓜。
“马,马扶不起来了。”张三灵机一动。
“那就自己背着,如果你们认为能够逃过我的话,那么可以试着逃一逃看看。”郭聚峡淡淡说道。
李四瞬间就把马扶了起来:“报告总捕头。”
“马醒了!”